【黄宗洁书评】喵星球崛起?──《我们为何成为猫奴?》

343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14
【黄宗洁书评】喵星球崛起?──《我们为何成为猫奴?》

黄宗洁书评〈喵星球崛起?──《我们为何成为猫奴?》〉全文朗读

黄宗洁书评〈喵星球崛起?──《我们为何成为猫奴?》〉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对于任何家中或身边有朋友养猫的人来说,以下这个场景想必一点也不陌生:

 

在各种被人类选择作为同伴动物的物种当中,猫佔据了一个非常奇特的位置,牠们身上彷彿有种特殊的魔力,让「猫奴」们如癡如醉。这种受到人类喜爱与欢迎的程度大约只有狗足以相抗衡,可是我们很少听说谁「迷恋」狗,但看到猫照片就心花怒放眼冒爱心的例子,每个人大概都可以在自己的生活圈中想出起码一两个(或一两打?)名单吧!

《我们为何成为猫奴?──这群食肉动物不仅佔领沙发,更要接管世界》,艾比盖尔‧塔克(Abigail Tucker)着,红树林出版

这本《我们为何成为猫奴?》可说是作者艾比盖尔.塔克(Abigail Tucker)以一个猫奴家庭成员的身分,针对类似前述的奇特场景,进行的一场「人猫互动心理学」的全面探究,思考猫究竟是如何融化了我们的心。

猫以「某种神祕、近乎带有魔力的特质」进入我们的生活,人们不只养猫、同时去猫咖啡厅看猫、购买所有猫造型的商品,并且对任何与猫相关的影像内容都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网路上每天有无数的猫照片、猫影片转发流传,更神秘的是,塔克提醒我们,这些影片其实看起来非常单调──无论拍摄地点在世界的哪个角落。猫影片的内容多半都是关于:一只猫在攻击家用印表机或一颗西瓜;一只猫快速冲出沙发底下;鬼鬼祟祟通过厨房;或是跳进纸箱;或是再跳出来──对,就是你家的猫平常也会做的那些事,但是它们仍不断被重複观赏与大量转发;根据研究资料显示,就算是在资讯很容易快速被淹没的网路世界,只要与猫有关的图文,流行的生命也远比其他动物要来得久。这一切是怎幺回事呢?

 

有些研究认为,猫脸让我们百看不厌的理由,是因为牠们类似人脸与空洞的表情,符合我们喜爱幼态化动物的心态,而且猫的叫声与婴儿的哭声惊人地相似,也就是说,猫让我们想起了婴儿。但塔克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婴儿真这幺讚,我们在网路上怎幺不直接看婴儿的脸就好?为什幺我们反倒开发出一款叫『宝宝勿扰』(Unbaby.me)的社交软体工具,自动地将我们好友贴的婴儿照替换成猫照?」还有对抗写作障碍的网站,在你每输入一百字后贴出一张猫照片(而不是婴儿照),显然猫照对某些人来说具有重大的鼓舞力量,而且似乎连本书作者都深陷其中。

不过,若担心塔克属于前述看到猫会眼冒爱心的一份子,而认为这本书只是一个猫奴「爱的宣言」,是无数讚美猫、强调猫多可爱的典型「猫书」,可能就低估了这本书的丰富性。塔克捨弃了由人猫演化与互动历史层层递进的脉络,毕竟类似这样的角度,已有不少精采的前行作品,如戴特勒夫.布鲁姆(Detlef Bluhm)《猫的足迹》,就是一本涵盖文学、艺术的猫文化史;塔克选择直接以猫不可思议的魔力切入,思考人猫之间「令人困惑的关係为什幺可以天长地久」,以及在这个「喵星球崛起」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哪些冲突与隐忧。因此,近年来在台湾也越发受到注意的,有关猫作为「外来种」身分、以及流浪猫TNR的争议,塔克也颇为公允地广纳各方意见与大量的研究资料,来说明人与猫的交会在所有人与动物的关係中,是个多幺特别的例外。

之所以一再强调猫的与众(动物)不同,是因为和猫相关的所有争议,其实皆与这个特殊的互动模式相关,而且此一模式显然已经并持续在引发「全球性的骨牌效应」。首先,若与家猫的其他猫科亲戚相较,猫科动物身为「超级食肉动物」的天性,与需要相对广大的空间,方能有足够的猎物养活这些超级掠食者的需求,在栖地破碎、以及猎物多半被人类早一步消灭的今天,其实是非常不利于生存的。因此这些掠食者多半已经或正在走向灭绝的事实,或许并不令人意外;但家猫与牠们的亲戚拥有相同的体型呈现(body plan)与饮食需求,却得以反其道而行地登堂入室并大量繁殖,已是第一个奇特之处。

此外,家猫进入家庭之后,也与其他驯化动物的发展路线不同,牠们不具备其他驯化动物在几十年间就可以发展出的生理特质,例如垂耳、毛皮上的白斑,也不像狗在进入人类社会之后,被人类在形态上的偏好所「改造」出的各种体型差异,家猫基本上与牠们的祖先非洲野猫并没有太多不同,这是为何有些学者主张,猫是自己选择「被驯化」的,因为如果由人类的「神之手」来掌控,牠们应该会更接近狗的演化路线,发展出更巨大的生理特质差异。

但这还不是家猫与其他驯化动物最大的差别,真正的关键是,猫是所有驯化动物中最不具「实用性」与「工具性」的动物。相较于狗在人类社会中工作项目的「多元化发展」──牠们甚至曾经成为18世纪家庭烤肉架上帮忙转动肉叉的「转叉狗」──猫被安排的工作单纯也稳定多了,人对家猫的唯一期待多半就是抓老鼠,但根据目前的研究资料显示,这项任务并不是非常成功。换言之,家猫的存在「超越了实用价值」,而随着牠们的足迹和人类一起扩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牠们超越实用价值的掠食天性,也就成为今日有关猫的最大争议:猫是导致物种灭绝的终极杀手吗?

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的看法与研究数据仍相当分歧,布鲁姆在《猫的足迹》一书中根据美国和德国路杀猫的胃内容物研究,指出猫的胃中有鸟肉的比例相当低,平均起来大约每十五天出现一次鸟肉。他认为把猫贴上鸟类杀手的标籤,恐怕只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忘记人才是鸟的头号敌人的事实。当然,这样的看法可能会让人认为是猫咪爱好者已经先选好站在猫咪那一边而得出的结论;塔克则以澳洲为例,提出一个希望猫奴们平心静气接受的事实:「家猫绝对有可能导致物种灭绝,尤其是在岛屿」。但这不代表布鲁姆的看法就是爱猫者的强词夺理,而是提醒了我们,不同生态环境下的研究结果确实可能殊异,它需要结合不同地区的特殊因素一併考量。无论如何,猫对于某些已经岌岌可危的岛屿物种来说,确实有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这是不容否认的。

 

《半个地球:探寻生物多样性及其保存之道》(Half-Earth: Our Planet's Fight for Life),爱德华‧威尔森(Edward O. Wilson)着,商周出版

只是,在我们责怪这最后一根稻草,并且如许多地区已在尝试进行的大规模扑杀这根稻草之前,更不该忘记的是,在这根稻草出现之前,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就像书中所举出的大礁岛林鼠的例子,仅存数量已极度濒危的牠们,悲剧早在1800年代就已展开:「当时的农民夷平了硬木群落,种植凤梨树。情况到了二十世纪更是恶化,大规模建案将这片昔日的珊瑚礁彻底改变。接着度假的人带着家猫来到这里,剩下的林鼠便几乎都作古了。」知名的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森(Edward O. Wilson)在其《半个地球》一书中,亦提出人类活动中最具破坏力的五个项目依序为HIPPO,也就是栖地破坏、入侵物种、污染、人口成长与过度猎取。他提醒我们:「大多的灭绝事件的原因不只一种,各原因之间的关係错综複杂,不易理清,但追究到最终原因,都得归罪于人类的活动。」如果认为扑灭猫就可以拯救濒危动物的存续,毕竟还是太简化与轻描淡写人类作为该承担的责任了。

不过,儘管猫在目前野外生态环境中造成的威胁与解决方案,确实是价值观分歧的无解难题,但无论如何,为家猫绝育以及避免将牠们放养至户外,仍是所有猫奴可做与该做之事。毕竟在这个星球上,仍有无数和猫一样美妙的动物,我们已经做了太多无可挽回之事,不该让猫再承担物种灭绝的罪名与代价,这是人类拥有这种美好生物的同时,起码该为猫尽的一点心意。

本文作者─黄宗洁

国立台湾师範大学教育心理与辅导系学士、国文学系硕、博士。长期关心动物议题,喜欢读字甚过写字的杂食性阅读动物。着有《生命伦理的建构》、《当代台湾文学的家族书写──以认同为中心的探讨》。现任国立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副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